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殷行街道开鲁四村

来有迎声,问有答声,走有送声,声声满意;居民急事,社区难事,国家大事,事事尽心。

 
 
 

日志

 
 
关于我

殷行街道开鲁四村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造的居民住宅小区,占地面积8.1万平方米,绿化面积2.7万平方米,小区内有住宅楼35幢,83个楼组,入住居民1642户,户籍人数3500人,常住居民4215人。开鲁四村先后被评为“部优小区”、“上海市文明小区”、“上海市住宅优秀小区”、“市一级小区”、“上海市和谐小区”、“上海市绿色小区”、“米其林绿色家园”、“上海市安全小区”、“上海市示范居委会”、“上海市老干部工作示范点”、“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十佳联络点。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民生:27块牌,不能承受之“重”  

2013-11-13 10:08:42|  分类: 社会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仅有11名工作人员的广西南宁明秀北社区居委会被曝挂了27块职能部门牌子。社区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标牌上虽然有这么多职能部门的名字,但并不代表一个部门,只是表示职能的工作内容,让群众看到这些牌子就知道社区负责哪些工作。

  牌子多不如服务好,社区职能归位是关键

  其实,牌子多未必就是毛病,关键看牌子所指向的服务项目,能否让社区居民享受得到,享受得好,换言之,社区的整体功能是否真正落实到为居民服务上,这是关键。
  目前的城市社区工作存在着两个难题:一是工作人员抱怨活多工作忙,从年头忙到年尾,天天有干不完的事,甚至平时加班加点,双休日休不着; 一是居民报怨有难题找社区,许多时候却得不到解决,还得自己找关系处理。社区工作人员和服务对象两头抱怨,两头都难,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职能错位,影响了社区功能正常发挥。
  职能错位表现在,社区应该是为居民办事的群众自治组织,而不是政府部门的派出机构,或者说,社区的功能是管理社区内居民的社会生活事务,为社区居民和单位提供社会化服务,救助和保护社区内弱势群体,提高社区成员的文明文化素养,化解各种社会矛盾,保证居民生命财产安全。而一些政府部门包括政府派出机构的街道办事处,把一些不属于社区承担的工作,当任务交给了社区,甚至要在社区挂出牌子以显示重视,结果让社区“种了别的地,荒了自己的田”,社区过多地承担了本不属于他们的工作任务,冲淡了或弱化了为居民服务的职能,结果费力挨累不讨好。
  社区为居民服务,很多时候要同政府职能部门打交道,通俗地讲,社区为居民服务,除了履行必要的管理职能外,更多的是社区干部替居民找政府职能部门办事,比如,居民用水、用电、供暖、用气、物业管理,居民就业、就医、就学、救助及治安等,政府部门理应迅速承办,必要时应该指派专人专办。通过落实社区干部的诉求,解决居民生活中的难题。然而,现实中有些部门却把这个关系弄颠倒了,部门不主动服务不说,社区干部找上门来办事,就像求他们似的,强调客观这不行那不行,甚至应该办的也要讲人情。
  由是观之,一个社区挂了27块牌子本身不算什么问题,政府部门和相关组织如何转变职能,把向社区压任务变成支持社区为居民服务,让社区职能归位,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那些与自治无关的牌子当在取消之列

  如果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不过是人们对基层工作千头万绪的形象比喻,那么悬挂于社区门口的“27块牌子”则无疑是社区繁杂事务的现实写照。对于仅有11人的社区居委会,平均每人2.5块牌子的工作量着实让人难以承重。
  “27块牌子”曝光的是部门形式主义。长期以来,“牌子”作为政府部门在基层所处“地位”、“面子”和“重视程度”的象征,往往被作为工作考核的“硬件”体现而列入强制的“达标”标准。一些原本应该由部门亲历亲为的分内职能,也非要以一块“牌子”彰显“某某工作进社区”的政绩。而处于行政架构中最末端的社区组织,对于“上级”的安排只能俯首听命,听之任之。“27块牌子”增加了社区的工作负担。事实上,社区的真正负担并非在于悬挂于墙上的“牌子”,而在于与牌子对应的“任务”与“报表”。
  为社区“减负”,必须厘清社区居委会的职责定性,挤掉超出其职责范畴的任务“水分”。 《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明确规定:居民委员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政府或它的派出机关对居委会的工作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居民委员会协助其开展工作。也就是说,城市居委会的性质是“群众自治”,既非乡镇街道的“二级机构”,也不是政府部门的职能延伸。除了必要的“指导、支持和帮助”外,上级部门并无权对其强行“布置”任务。明确了这一点,那些与“自治”无关的牌子自当在取消之列。

  社区居委会27块牌撑的是上级的面子

  乍看新闻,人们不由想起一些基层县、乡政府违规建设豪华楼堂馆所的事。其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钱多得没地方花,而地方官员又有“面子”方面的需要。进入乡镇政府办事,让人误以为进了县委、县政府,官员们便会平添几许高高在上的“威严”。那么,没有豪华办公楼的社区居委会挂27块牌子,是否也为满足“面子”的需要呢?
  从逻辑上分析,这样的猜疑并非没有道理。11名工作人员挂27个职能部门牌子,平均每人便“管”着两个部门,不是官也是“部门负责人”了,何等风光!然而据明秀北社区居委会负责人介绍,这应“归功”于上级部门。据称,由于此前各社区标牌的材质、颜色不统一,因此,10月中旬,西乡塘区政务中心统一制作了一批新的标牌发放到各社区,明秀北社区只是更换得较快较早而已。如此说来,社区27块牌子所撑的“面子”,同时也是上级政府的脸面了。既长了上级部门的“威严”,教居民时刻意识到其职能和权力的存在,又让社区也跟着脸上沾光。
  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给社区繁重的标牌减负,必须从两方面发力。一是彻底动手术,将精简机构的改革落到实处,不能上面精简了,下面不动,甚至变着花样增多; 二是必须切实改进机关作风,那些有实职、有实位、有实权的上级部门,需真正深入基层,而不是将标牌往基层一挂就万事大吉。

  牌子折射社区泛行政化,会抑制社会力量壮大

  客观上讲,社区居委会挂满牌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职能部门服务民众的距离更加近了,甚至逐渐实现了“零距离”,即市民不用再像以往一样跑断腿。事实上,从南宁该社区工作人员纷纷诉苦可看出,基层工作者对这种挂牌有所抵触,每多挂一块牌子就意味着社区工作者的任务更加繁重。这恰恰证明,政府在推进服务进社区的过程中,已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行政权力下放给社区——部门职能进社区变成了部门职能变相委派给社区,一些职能部门本应该派人下来做事,或组建基层管理模式,现在却变成了直接派事给社区。如此派活不派人也不派力,职能部门倒省事了,而资源、人手、管理水平等本来就有限的社区,面对各种“牌子”,自然不堪重负。
  必须指出的是,法律上规定社区居委会是一个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而非行政单位。如果政府部门守着陈旧观念不变,始终将社区视为一个基层行政单位,最终只能是导致社区居委会的行政化越来越严重、自治功能越来越弱化——政府过度抱着居委会不放,会抑制社会力量的壮大,延迟社区自治的步伐。过度行政化会使自治组织产生官僚主义和自利性,长久下去,居民会把居委会看成是政府组织而非居民自治组织,缺乏对居委会的归属感、认同感。
  总之,推进公共服务“零距离”过程中兼顾社区自治功能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必须解决好居委会与上级部门的职能衔接问题,而非让政府职能部门轻轻松松做“二传手”。如此一来,社区挂牌越多对居民才可谓越好。

2013年11月12日   A02/A03 :重点·声音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27块牌,不能承受之“重” - 开鲁四村 - 上海殷行街道开鲁四村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